旅行的意義

看了幾個還在歐洲的朋友的網誌,奇妙的共同點是他們似乎都有一點自我的拉扯。
若不是自己體會一次,大概很難體會那種微妙的感覺。

自己覺得自己也算是個很奇妙的人。
早在離歐洲三十五天之旅啓程的前幾天,緊張的心情反而漸漸流逝,那時花了許多的時間反而是在蘇伶媛的慶生還有學校補助計劃的期中報告。

出發前一天,心臟越來越大顆,一口氣訂下了十多天的住宿,一掃之前游移不定的態度。
跟爸媽在機場的分別雖然難耐,但第一次自行出國又是長期,居然還馬上進入狀況跟飛機上隔壁阿伯聊天聊了三小時。
在法蘭克福下飛機時都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了,雖然在機場時英文講的破到自己嚇一跳,但一切還不是這樣一回事。

自己一個人旅行的我有點像自虐狂,明明很累了、膝蓋有傷、磨破皮了,偏要不休息的一直走。早上八點走到晚上十點,甚至是上新天鵝堡的十五分鐘上山車程用腳二十分鐘跑完。某種類型的強迫症。

一般來說我是拉扯不過自己的這種念頭。但還好不久後,朋友與路上認識的人一一地加入我的旅行,一切就沒有那麼失控。北大四人組、張偉萱、蘇伶媛、蔡孟璇、Andy、馬斯垂克大學P3宿舍的一群人、George、洋洋、楊苡苹、苡苹的室友們、Charles、Joanne,雖然幾乎都是認識以中文為母語的人們,不過這樣挺好的。快樂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英文免免強強這樣就好。出國前幻想要如何跟陌生人多交流的走法果然還是不太適合我。

國外回來以後,花了一點時間沈澱,人生的方向又修正了一點。
純粹為了表演給別人看的人生還是相當無聊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